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歡迎進入北京新聞網

您的位置:北京新聞網 > 教育 > 數說教育 > 正文

跟著2011計劃躋身“國家隊” 全國首批14高校名單公布

2013-05-31 09:47 [來源]:網絡整理

跟著2011計劃躋身“國家隊” 全國首批14高校名單公布


  如果你是今年的高考()考生,在填報志愿時還只是根據“985”、“211”的劃分來選學校,或是按照學科排名來選專業的話,那你就out了。當下最時興的報考指南是什么?2011計劃,即“高等學校創新能力提升計劃”。

  沒錯,這又是一個根據政策制定的年份來命名的工程。或許,對部分家長和學生來說,它仍顯得陌生,但對高校來說,這個專用名詞已經講了一年有余從2012年5月起,教育部()已在全國多個地方舉行了32場宣講報告,753所高校的4500多名教師、中層干部乃至高校領導班子都參加了學習。

  據稱,這是繼“985工程”、“211工程”之后,中國高等教育系統又一項體現國家意志的重大戰略舉措。

  究竟重大到什么程度?單就人才培養這一教育的終極目標來說,2011計劃就當仁不讓地直指“錢學森之問”“為什么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杰出人才?”幾乎每家協同創新中心都會提到這樣一句話:“我們要做的就是能夠在協同創新的平臺上,把我們創新的拔尖人才培養出來。”

  今年4月,全國首批14家通過“2011計劃”認定的國家協同創新中心名單對外公布。這些都是經過真刀真槍“淘汰賽”的勝利者,從教育部統計的數據來看,從最初申報的兩三百所,到初審的167所,再到答辯的32所,考察17所,最終僅有14個高校牽頭的協同創新中心獲得認定。

  而其被認可的背后就是各個中心過去一年來反復修正的答卷不再是“重招生、輕培養”,而是充分釋放中心所屬人才的創造力,并連同企業合力打造拔尖創新人才,等等,都成為這一答案的關鍵詞。

  科技領軍人物有望從這里誕生

  跟著2011計劃報考,就有可能成為首批能夠破解“錢學森之問”的人,這并非沒有根據的宏大藍圖。

  在2011計劃首批名單尚未出爐前,記者隨專家現場考察了若干所高校牽頭的“協同創新中心”。當時任行業產業專家組成員的大連交通大學校長李學偉就對記者說,“學科排名靠前?我們有;平臺建設數一數二?我們也有。但為什么還是沒有培養出來能回答錢老之問的人?”

  李學偉認為,“211工程”側重于學科建設,“985工程”則更多關注高水平的平臺建設,但僅僅依靠單個學科“點”、平臺“點”是搞不出前沿科學和核心技術的,更培養不出創新人才。畢竟,在具體的科研乃至教學工作中,高校與高校、高校與院所,乃至高校和企業之間都常常需要“協同創新”,而在這個過程中,任何兩個單位之間出現“利益糾葛”,受影響的都將是其中的個人。

  正如中國科技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郭光燦所言,“2011計劃讓科研不再是‘鐵路警察,各管一段’,如果單靠大學,科研只能止于文章,要真想做出東西來,必須靠協同。”

  這些對高考生來說看似遙遠,實則息息相關。因為,中心就要把他們當中最為優秀的一部分人培養成回答錢老之問的“杰出人才”。

  根據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牽頭的先進航空發動機協同創新中心對外公布的數據,該中心將把30%的招生名額用于自主招生。

  此外,該中心還將實行寬基礎、重實踐的彈性學制,對15%的優秀生實行8年制本碩博連讀,彈性學制,實行允許自由選擇、動態調整的雙導師制,設立多學科綜合實驗平臺和校企聯合培養創新基地。而這個“校企合作”平臺將不再是空談,其背后是中航集團每年550萬元的經費做后盾。

  前沿專業+國家重視=前景光明

  對那些一心想做科研,有明確興趣和堅定理想的學生來說,協同創新中心無疑擁有巨大的吸引力。

  當然,對更多的家長和學生來說,“專業師資力量如何,就業前景好不好”等問題可能更實在。而這恰恰是2011計劃可以回答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所提供的正是最前沿的專業、最受國家重視的領域和最有就業保障的可能。

  教育部對2011計劃的解讀就是面向“國家急需、世界一流”,而目前首批入選的14個協同創新中心也都是圍繞這一點量子物理、化學化工、生物醫藥、航空航天、軌道交通。

  以軌道交通為例,軌道交通安全協同創新中心的一家組建單位負責人說,軌道交通安全,是所有現代化國家都急需研究的課題,“國外對此還有核心技術上的封鎖”,特別是7·23動車事故和上海9·28地鐵事故之后,整個社會輿論也開始重視起來。

  2011計劃的核心任務是人才、學科、科研三位一體創新能力的提升,因此協同創新中心在提升學科、科研水平的同時,也能協同培養出拔尖創新人才來。“我們國家為什么要攻關大飛機項目?我們不是為了大飛機而大飛機,而是要通過這一科研過程,把材料、設計、加工都帶動起來,把人才培養帶動起來。”中南大學教授張新明說。

  國家的重視,意味著研究經費的增多,自然也聚集了一批優秀的師資力量,讓專業學習有了實打實的保障。

  以量子反常霍爾效應實驗的成功為例,這是由中國科研團隊獨立完成并被著名物理學家楊振寧稱為“諾貝爾獎級別”的科研成果,其整個團隊力量很大一部分就來自于量子物質科學協同創新中心,一個由北京大學牽頭,清華大學()、中科院物理所等單位組建的共同體。

  在這個團隊中,有一半以上的研究骨干都是國外引進人才:有中科院系統的“百人計劃”,也有教育部系統的“長江學者”,還有包括陳嘉庚獎在內的大獎獲得者。在談及經驗時,清華大學教授王亞愚對記者說:“我們團隊的底子本身就很不錯,可以說匯集了國內這個領域的最頂尖人才。”

  而這個科研團隊的論文第一作者和實驗主力軍,是13名名副其實的85后學生,年齡在24歲到28歲之間。其對學生的培養力度也可見一斑。

  至于就業前景,看起來也很光明。中航工業發動機分黨組書記陳銳說,長期以來,發動機設計方面的人才總量不足,缺少全國協同的人才培養體系:我國航空發動機行業承擔大小40幾個型號的研制,設計人員僅有2600人,但世界著名的航空發動機公司羅羅公司則有1.13萬人。

  陳銳告訴記者,“有了創新中心,我們派企業的導師長年累月地‘駐扎’學校,真正實現聯合培養,這樣出來的人,相當于自己培養的,我們就不會‘看不上’。”

  非名校好專業也能躋身“國家隊”

  2011計劃被稱作高等學校創新能力提升計劃,乍聽起來,估計會嚇跑不少成績不高的學生。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排列三投注技巧:利用六期分析法来选择